腐向段子?

都是以前写的,最近全力战全职都没再写过了

文笔特别【终于不用打OOC了真开心】,逻辑已死

真的能算段子吗?

1.

“施主请留步,”一位方丈叫住前面的锦衣公子,“老衲方才见施主面有难色,想要给施主一句话。”

那锦衣公子惊喜道:“大师请讲!”

“咳,‘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’,施主仔细想想吧。”方丈一摆手,又回了寺内。

那公子听了,面露喜色,转身下山。

夜半,严家庄一个小院中,春色不断,一个锦衣公子立于门外偷听。他的手中,握着一个瓶子,“有花堪折直须折,春宵一刻值千金。大哥,师兄,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。”

 

2.

"报...报告大王!山下五菱帮又来砸场了!"

“甚么?!干!又来打扰我同美人约会!”说罢,山大王扛起刀便往外跑。

报信的小喽啰向那清雅羸弱的男子行了个礼,转身跟上。却被一根红绫缠上腰间,下一秒,他就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气息。“我很中意你,和我学做菜吧!”

 

3.

十年前他一声不吭的离开了,你却一直在等他,到底为什么?我有什么比不上他的!?他能做的我都能做,我还能给你传宗接代!为什么不选我?!

 

4.

他来到主人门前,叩开,“主人,晚餐已备好。您何时用餐?”

“啊,你来得正好!来,帮我选几个小姐,这周我要去相亲~”公爵笑吟吟地拿出一叠照片,塞进他的手里。

他扬起一个微笑,“是”

“你是木头人吗?!”公爵蓦地怒了,“这么刺激你都没用!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?”

他不出声,只是抽出一张照片递给公爵。上面,一个青年正温柔的微笑着。

 

5.

他是他的顾问,他们配合的天衣无缝。

一日,他问:“我喜欢一个人,他也喜欢我,只是不自知,我该怎么办?”

他闷闷答道:“直接干了。生米煮成熟饭,不认都难。”

语毕,他惊恐地看着某人将自己压到床上。

 

6.

那年醉花楼,他与他初次相遇,一见如故,从此相伴于江湖。苍缨一战,他先一步离去。如今,他们终于得见彼此,于黄泉彼岸,红罂绚烂。

“在等我么?”

“对啊,你还欠我一顿饭呢!”

“死仔!”

 

7.

军训一个月,他站军姿时右手从不紧贴裤缝。为此,他的手都被教官敲红了好几次,但他依旧坚持。

军训最后一天,最后一次站军姿,他依旧将手微曲。教官从旁边经过,又一次敲他的手,他不为所动。

教官望他半晌,忽的叹了口气。伸手将他的右手握住,“我从了你了,你站好一次OK?”

他笑了,握紧教官的手,“好!”

 

8.

他被大Boss一掌打下悬崖。下去前,他一把抓住大Boss旁边的帮手(?),大喊道:“妈蛋,老子死也要拉你断背...呸!垫背!”

三年后

他笑望身下娇喘的男人,笑道:“三年前你说过死也要拉我断背,我可是一直记着的。”

 

9.

2013年2月28日     星期四     阴转雨

今天哥哥又起不了床了,说是腰疼,我看他只是想偷懒不送我去学校而已吧!不过这样又可以让秦哥哥送我去了,好开心呀!

不过为什么每次秦哥哥晚上来,第二天哥哥都会腰疼呢?是说,晚上发生了什么吗?

话说,最近怎么总觉得哥哥和秦哥哥很配呢?而且,看到他们站在一起时总是想捂住鼻子,到底为什么呢?这样不是很正常吧?

算了,不管他了,睡觉就是王道,晚安。

 ......哥哥你不要吵!

 

10.

“只要你离开她,朕什么都可以给你,包括皇位”

“......”勾起微笑“好啊,我要你的半壁江山。”

“可以”

“开玩笑而已,臣对江山没有兴趣,臣想要的......”是你,“臣只想回到崇德县,继续做县令。”说罢,转身走人。

却被一双大而有力的手抱住了,“爱卿,朕陪你走,可好?”扭过头,是一个深情的吻。

 

11.

他和他是从小长大的好朋友。他有喜欢的人,他帮忙追;他失恋了,他陪他喝酒。一年又一年,他们一直在一起,一直没结婚。终于,在他37岁生日时,他说:“单身十九年,失恋无数次,干脆咱俩在一起得了”38岁的他得意一笑“等了这么多年,终于等到你这句话了。”

 

12.

十年前,“学长,我想和你做朋友”“滚啦”

五年前,“学长,我好像喜欢你耶”“小子,别把玩笑开到老子头上”

五年后,“学长,嫁给我好吗?”“不要”被拒绝了呢,男生的神情有些失落。

“是你要嫁给我啦笨蛋!”前面的学长拿出戒指,脸似乎有点红,“嫁吗?”

“嫁!”

 

13.

他看见一个人趴在他房间的窗玻璃上,带着最让他安心的笑容。

“怎么,骑士不去救公主,来我这作甚?”

“当然是与王子殿下私奔啦~”..........

“陛下!国王陛下!王子殿下又失踪了!”

“......没事。他只是去了‘那里’”

国王转过身,凝视着魔镜中那抱着一具枯骨,痴痴笑着的身影,无奈的叹气。

 

14.

“师父,这道题我不会做,您能教我吗?”乖巧的徒弟扯着他的衣袖问道。他展颜一笑,执起笔开始讲题。

“师父,在上面要如何做,您能教我吗?”曾经乖巧的徒弟扯着他的衣袋问道。他凝视将自己压于身下的徒弟,展颜一笑,回道:“乖徒儿且放手,为师这便教你。”

只见徒弟邪魅一笑,“不劳师父教导,徒儿已无师自通。”一吻啄下,某徒开始了欺师之路。

 

15.

“哟,小道士,搞基吗?”

小道士怒了,从华山脚下开始,一路过来,多少人问候过他这句话,难道这世道变得如此奇怪了吗?!

他抄起手中拂尘,猛地一跳就将那戴着斗笠的人压倒身下,拂尘架住他的脖,怒道:“你们烦......”

好吧小道士表示他惊呆了,因为他看见身下人长着一张与师父无异的脸。

“哟,小徒弟,搞基吗?”

“......搞。”某师傅心满意足地看到自家小徒弟闹红了脸。

 

16.

拿起手机,他熟练地摁下一串号码。

接通了,那边却没有什么声音。他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

过了两秒,那边回道: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他又说:“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过了一秒,那边回道:“好啊。”

他笑了,泪流满面。

如果早些知道,如果早些跟你说,该多好啊。

可是,没有如果。

电话那头,又响起了“我也喜欢你”的声音......

 

17.

“我们来打个赌吧,”那人说,“如果你中考成绩比我低,就让我追你呗。”

他望着那人,思考了一会,说:“可以,但还有个条件,我的成绩要排在年级前二赌局才生效。”

“喂喂!学霸你是在开我玩笑吗?这样还赌个毛啊!”

 

“考得怎么样?”从考场出来,后面的人就搭上他的肩膀。

“不怎么样。”他扶眼镜,淡定回答:"数学25题还没看,物理13题有问题......”

“啊......”那人叹气,“那你不会答应让我追了......”

“呵。我也不想你追我。”他冷笑一声,走掉了。

“诶!你不是故意考差的吧!这是中考诶!”那人在身后叫到。

 

中考放榜那天,他打了那人的电话。

“我已经知道自己的成绩了,第三,你的愿望破灭了。”

“学霸学霸学霸,再给个机会呗~”

“......”

“好吧,只要你比我高,就让你追。”

“太好了学霸我爱死你了!我年级排名是第二哈哈哈哈哈,比你高吧!”

“呵。刚才忘了说,我说的是市排名。级排我是第一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学霸你还让不让我活了!”

“我说过我不想让你追。”

“算你狠!!!”

“因为我要追你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......嘟嘟嘟嘟嘟”

他笑。呵,挂我电话。

 

18.

今天我很开心,因为和喜欢的她告白成功了。

但我又很不开心,因为我和她都是女生,一想到将来要面临的压力,我就感到对不起她。

但我还是很开心,因为今天她吃了我亲手做的蛋糕。

但我更伤心了,因为我做的蛋糕太难吃,她被我毒死了!!!!

不过值得欣慰的是,原来她在蛋糕里埋了一个钻戒,我也被噎死了。

如今我们在地府里,明天就要去登记了!哈哈今儿个太高兴了!!!

 

打字好累,一想到还有近一百个……躺平_(:_」∠)_




19.
他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逐渐向着他的方向走来,便想打个招呼,可嘴角还未勾起一个明显的弧度,就已凝固。
那个人的手,正牵着一只白皙柔嫩的——显然属于女子的——手。
也许是表小姐呢,他这样安慰自己,于是将落的手又一次扬起,“杨兄,许久不见。”
然后看着那人目不斜视的与他擦肩而过,连一丝视线都不曾分给他。
他愕然 ,许久,低头轻笑,“是了,我已死了八百年。”

20.
“我喜欢上了一个人,但每次告白,他都会说大冒险不要找他。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很讨厌?”
“可是我愿意一直听他说大冒险不要找他啊……”
“所以……你快回来好不好……”
雨后微凉,一个人影靠着墓旁,久久没有离去。

21.
他十八岁那年,因意外失去了视物的能力,痛苦彷徨中,他听见那人道:“莫怕,伸手,我带你走。”
后来他三十八岁,双眼依旧不可视物,黑暗中,他仍听见一个声音道:“莫怕,伸手,我带你走。”只是伸手,再也碰不到那温暖的手。

22.
在微博上笑他相亲不成功,笑他和妹子出去玩却沦为闺密组背景,笑他变成妻管严被女友管着不能熬夜,却被他一句话反嘲的再也说不出什么,“呵,我有妹子陪,你有吗?”
“傻逼,我喜欢你一个,哪里还能够同时喜欢另一个人啊。”

23.
“欸,卓凡,我给你放个讲鬼故事的节目,听不?”他打开手机电台,挑了个最近听过的最恐怖的故事播放,便坐到室友旁边一起听着。随着故事的发展越发恐怖,室友也不由自主的往他身边靠。他装作认真听故事的样子,却在偷偷的盘算着距离的拉近。
嗯,这个距离够……诶?!“我艹!李卓凡你……唔……”

24.
她开着小号关注了一个画手大大很多年。从画手画风青涩时期到惊艳的成熟期,她成功勾搭上大大,每天一个“么么哒”成为了日常任务。然而她就是不敢告诉画手大大她是她的小学同学,因为小学时期的画手大大似乎并不喜欢她。后来有一天小学同学聚会了,她的大大也在,她暗搓搓的视奸着对方,却没想到大大会坐到她面前,似乎早已忘却了对她的不喜,聊着聊着还说想和她互fo。她心惊胆战的开了大号【虽然更像是小号】点击关注,忽然就收到对方的一条私信,“哟~午好啊!”她一愣,手比脑快的发出一条“嗷呜太太午好么么哒~”
糟糕了!
她一顿一顿僵硬地抬起头,只看见对面的人两只手指拎着打开在私信页面的手机,嘴角微勾似笑非笑。“哟~么、么、哒。”

评论
热度(2)

鼠猫鼠本命,伞修伞洁癖。想写文,但只会刷小段子,各种渣,OOC。大眼我爱你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