鼠猫鼠小段子3

文笔渣,OOCx3
前天半夜写的无逻辑特别渣!!! 
灵感来源分别是44大大的《昭然明玉堂》《只道当时》《他存在》 
#论BGM的重要性#半夜洗脑循环这几首歌,本来在写伞修伞童话的我画风都变了。 

1.

“展昭,你是降是不降?!”那将军骑在马上,手中长刀上血珠滚落,刀尖直指展昭。 
展昭视线向身后一扫,还活着的人,已经不多了。 
看这时间大军应已成功撤离。他深深吸口气,将连日厮杀带来的极度疲倦与麻木暂时压下。 
余光看着那个人,满身血污、至死不肯倒下,手中宋旗在他的支撑下顶天立地。展昭心中一阵阵的疼。 
“展某持剑,入官场,为守一方青天,为黎民百姓。不论要付出何等代价,亦无怨无悔!” 
“好!那白爷爷便助你!” 
当年言语犹在耳边,那人是真的助他到底,连命也搭上了。 
握紧手中巨阙,展昭忽地向前冲去,发动了最后一轮进攻。 
“展昭此生,不曾负苍天百姓,亦不曾负了自己,独独负了玉堂一人。” 
“若有来世,展昭定将偿还。” 
“但展昭,不悔!” 
【已经不明白在写些什么了】 
 
2.

坐在靠窗的位置,碗里是女儿红。白玉堂望着窗外发呆,手中无意识的玩着一颗花生米。 
窗外传来一阵喧闹,是包大人早朝归来了。 
白玉堂呆呆的盯着那支队伍,却觉得似乎少了什么。捏着的花生米蓄势待发,却因找不到目标而茫然愣住了。 
忽然,白玉堂回过神来,他终于想起他等的那人已不在这支队伍中,那颗花生米此生是再没办法击中目标了。 
白玉堂烦躁地端起那碗女儿红,一饮而尽。 
 
3.

转世后初次来到开封府,白玉堂惊诧地愣住了。 
这里的摆设,竟与当年如此相像!他闭上眼,仿佛还能听见包大人与公孙先生在讨论案情,自己与那猫儿切磋比试。 
突然有人晃了晃他,“你在做什么呢?”他睁开眼,看见朋友关切的眼神。 
是了,这里不再是那个大宋的开封府了。因为,他已不是白玉堂,而站在那里扮演着他们的,也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些人了。 
大宋,终究是回不去了。 
 
4.

他老了以后,还是搬到了开封府附近。 
若是无事,每日清晨便进到府里,看了又看,直到下午才出来。 
门卫与他已混熟,一日闲聊时问他:“大爷,您为啥总来这逛着?这里难道有什么特别的玩意儿?” 
他笑着摇头:“我只是很喜欢那些人。包大人、公孙先生、四大护卫,还有……展昭。” 
那门卫便说:“大爷,您不知道吧,这展昭啊,是个虚构的人物!” 
他仍笑着反驳:“他存在,展昭不是虚拟的。”那人的笑,那人的怒,那人的温和,那人的坚持……那些由他见证过的真实,怎会是虚构的呢。 
见那门卫仍想说话,他便摆摆手走了。 
猫儿,我却是习惯了呢。没关系的,他们说你是虚构的,但至少我记得,你是真实存在的。 
(恩,私以为五爷在经过两世,作为一个老人时,应该是比较潇洒随意,不在乎他人言语的样子,不知道表达出来没

评论
热度(10)

鼠猫鼠本命,伞修伞洁癖。想写文,但只会刷小段子,各种渣,OOC。大眼我爱你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