鼠猫鼠小段子2

文笔渣,OOC



1.

“猫儿!”那身着白衣之人从窗口跃入,“那冲霄楼里什么也没有,五爷白跑了一趟!”

但屋内的人却像是没听见一般,只是静静地坐在桌前,面无表情,手中紧紧握着一个老鼠雕像。

“猫儿?”

 

展昭蓦然回首,他似乎听见了某只白耗子的声音。但他身后哪里有人,只是帘卷清风,满地残花。



2.

“猫儿哟可爱的猫儿哟~白白的毛,黑黑的肚皮~”明显心情不赖的白五爷正哼着一首小曲。

“白玉堂!你够了吧!作为一个死人要有死人样好吗!”一旁的阴差快被折磨疯了。

“人既已死,悲哀有何用。五爷虽死,却也盗得了盟书,猫儿不用涉险,襄阳王将除。况且,看到猫儿还有这么长的寿命,我怎能不开心?”

“但今后你们就阴阳相隔了,你那猫儿也会很悲痛的吧?”差大哥不解。

“猫儿定知我会等他,他知道的,只是那猫一点也不知要爱惜自己,今后没人看着他,他定又照顾不好自己了!如今天正转凉,也不知那呆猫有没有添件秋衣……”



3.

 

“玉堂,此去一别,也不知能否再见,只希望你能保重,莫要为我伤心。是展某亏欠你的,若我得以平安归来,我定补偿你。”蓝衫男子伫立床前,喃喃道。

执定巨阙,他转身离开,身后却传来一声冷哼,“猫儿,你又打算玩这甚么‘孤身一人面对’的把戏么!你白爷爷可不是这么好骗的!”

回望,那人的脸上带着几丝愤怒:“猫儿,此番我们一同面对!”

“玉堂……”

半个月后,两人共陨冲霄的消息传来。众人悲怆痛哭,只叹是英雄绝代,国士无双。却不知那俊美无双的脸上,终不用露出痛苦和愤怒的表情。



4.

“猫儿!”一抹白影从窗外跃入,“我在太白居订了一桌酒席,今夜我们一醉方休!”

“白兄,恕展某不能奉陪,今夜展某要去抓捕捉大盗江山月。”展昭无奈道。这白耗子得气跑了吧,他想。

果不其然,白五爷嘴里骂着“臭猫”摔门而出。

是夜,展昭在某只怨气满满的耗子的帮助下,顺利地抓住了大盗。收工后白五爷扭头便走,身后的展昭眼神一黯。

“白兄,”

白玉堂不回头。

“白兄......”那人语气中带了丝不易察觉的落寞,听得白玉堂心中一痛,不由回首。

只见一朵金花绽于夜空,映得那人脸上微笑更暖了几分。谁人的心被悄悄扰乱?恍惚间,他似乎听见了一声深情的

“玉堂,生辰快乐!”



我我我终于找到三个甜的了嘤嘤嘤……

评论
热度(3)

鼠猫鼠本命,伞修伞洁癖。想写文,但只会刷小段子,各种渣,OOC。大眼我爱你!!